行业动态
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行业动态
招生信息
行业动态
有云:天妒英才,百炼成钢,古代圣贤韩愈,成为绝世人才并非朝夕之事,
发布时间:2020-05-30

      他是谁?他出身悲惨,三岁丧父,母亲也在他几岁时过世,由他哥哥抚养成人,11岁时哥哥去世,只能跟着寡妇嫂嫂一起生活,少年便在这颠沛流离中度过了;他读书刻苦,屡次参加进士考试,却总是惨淡落第,第四次终于考上进士,此后吏部考试又惨遭三连败,也是第四次才考上;他官途坎坷,几经贬谪,却仍然坚定仗义执言之秉性,不失待人接物之真性情……他是唐朝文学史上绕不过去的一座丰碑,被尊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、“文章巨公”、“百代文宗”等,是宋代文坛盟主欧阳修的偶像。

又是一位出生于河南的文坛巨匠,但他一直宣称自己祖籍是河北昌黎,所以也叫韩昌黎。 他的功名之路简直就是一部励志小说。本出生于世代为官之家,但幼年丧父丧母,跟着哥哥嫂嫂生活,11岁时哥哥也去世,只能跟着嫂嫂来到江南宣州,颠沛流离不说,才11岁,亲人接连去世,实在太悲惨。所以从小韩愈就是个孤儿。

然后你是不是以为这位孤儿发愤图强读诗,然后春风得意马蹄疾,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?他的倒霉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纵然他刻苦读书,但考进士科考了四次用了五年才成功。(唐朝科举一年一次,而且科目众多,大概100多科),在唐朝进士及第不能做官,还要参加吏部考试才行,就这样,韩愈又是惨遭三连败,期间由花了9年时间,也就是说33岁,他才“公务员转正”。太励志了!

就在他为科举忙碌的时候,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卢氏。卢氏比韩愈小七岁,生于范阳(今北京市郊)的一个小官吏家庭,父亲卢贻,曾任河南法曹参军,为人正直,因与上司不和,忧愤而死。其母苗氏,出身于书香门第,是卢贻的继室。 那时韩愈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,在一次路过洛阳的时候,他前去拜访自己上司的朋友卢贻,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人已去世,还知晓之所以会去世,是因为为了百姓谋利而得罪上司,结果被罢免,然后生生被气死了。

对于这位前辈,他心中充满敬佩,于是忍不住在灵堂大哭起来。但是大家要知道当时的卢府其实并没有人认识他,韩愈与这位老先生也未曾谋面,不过对于他的痛哭,卢府之人还是很感动的。为此,卢老夫人还特意让自己的孙女卢小姐去谢她,就是这样,两人相识相知相爱,最后成为了一家人。

就在韩愈在长安忙着吏部考试、找工作四处碰壁的时候,脆弱的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,写下一首组诗:

青青水中蒲二首

唐代:韩愈

青青水中蒲,下有一双鱼。

君今上陇去,我在与谁居?

青青水中蒲,长在水中居。

寄语浮萍草,相随我不如。

百代文宗韩愈,也是个心胸宽广的主儿。读他的生平简直会发现这是个宝藏男孩,真性情,也真有意思。

他的性情不仅仅体现在和柳宗元、刘禹锡的交情中,还在于他与人交往不看贫贱富贵与否,均会以诚相待其中的例子就是他与孟郊、贾岛的交情。而这里面则又数和孟郊交情为甚。 韩愈虽然进士考了5年,吏部考试考了9年,但其间靠着写文章、写祭文、做幕僚韩愈的文学名气已经在“圈内”得到公认了,算是一个加V的人气博主。而孟郊呢?比韩愈大17岁,但孟郊这个人生性孤僻,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是个诗写得很好的“技术宅”。

792年在京城的一次考试中,韩愈和孟郊相遇,这一次是韩愈第四次考试,中举,孟郊第一次考试,落第。两个性格十分有趣的人相遇,要么一开始搭讪就不来感,要么一相遇好得像兄弟一样,显然他们是后者(肯定是韩愈先搭讪的,觉得孟郊这个老大哥很内向,但有墨水,特别有意思)。 这一次落第韩愈这个考了四次才过得人还安慰起了人家孟郊,说:

《长安交游者赠孟郊》

长安交游者,贫富各有徒。

亲朋相过时,亦各有以娱。

陋室有文史,高门有笙竽。

何能辨荣悴,且欲分贤愚。

这是刚认识,喊人家孟郊,后面就都喊“东野”了。 这不6年之后,孟郊来到了汴州,当时韩愈正在宣武节度使董晋那里做幕僚,相当于没正式编制的临时工公务员。两个人又混在了一起,这一次孟郊还给韩愈介绍了一位以后韩愈的死党张籍。孟郊和张籍汴州那一两年,韩愈对他们大肆宣扬,孟郊彻底出名了,张籍也抱到了韩愈这只大腿。 就在孟郊将要南下的时候,韩愈舍不得这位老哥啊,所以喊着孟郊一起喝酒,醉酒的时候写了一首诗给孟郊,简直要把孟郊夸上天,诗文内容直白易懂,相当真挚,但读起来特别搞笑,“硬核诗人”“钢铁直男”的大文学家韩愈不仅有“青青水中蒲”的柔情,本身也是一个有趣的灵魂,干脆喊他韩憨憨吧。

赶紧一起读一下吧:

醉留东野

韩愈

昔年因读李白杜甫诗,长恨二人不相从。

吾与东野生并世,如何复蹑二子踪。

东野不得官,白首夸龙钟。

韩子稍奸黠,自惭青蒿倚长松。

低头拜东野,原得终始如駏蛩。

东野不回头,有如寸筳撞巨钟。

吾愿身为云,东野变为龙。

四方上下逐东野,虽有离别无由逢?

这首诗马屁拍得足,估计孟郊当时听了都羞红了脸蛋吧!

吏部考试整整考了9年,再虐心韩愈也扛了下来,终于拿到“公务员正式编制”,在国子监这样的“学校事业单位”当了四门博士,也就是官家子弟学校的老师,韩老师不是白叫的,是科班出身。

一年后,老师任期满了,经人推荐韩愈升为监察御史。这个职位就是监察百官,给官员挑毛病的。在这里韩愈遇到了两位同事,这两位同事比韩愈小四五岁,而且两人是比韩愈晚一年中进士的同窗,来头也不小。他们是谁呢?刘禹锡和柳宗元。璀璨的文学光芒就这样碰撞出来了。他们三个办公室里是同事,下班后就是好朋友,号称“唐朝铁三角”。 这个三角关系很稳,韩愈擅长文章,刘禹锡精于诗歌和议论,但两个人都是性格很刚的人,所以两个人经常为了一件事、一篇文而“吵架”、“拍桌子”。

而柳宗元的性格比较柔和,就充当和事佬,就这样三个人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经常“厮混”在一起,相爱相杀。

当然,这个铁三角组合里面韩愈算是有点局外人的感觉,因为刘禹锡和柳宗元人家可是多年的同窗关系,而且政治方向也出奇的一致,一起发起永贞革新,一起被贬,刘禹锡搞中药试验,柳宗元都甘愿当小白鼠的那种,比兄弟还亲。但铁三角的关系也都是真正的君子之交。虽然政治方向上韩愈没和他们走在一起“倒霉”。

这期间有个小误会。就是在监察御史任职期间,韩愈因为敢说话,不避讳,干了一年的监察御史就被撸了,而且一贬就是到广东。在广东等到换了新皇帝也就是805年,大赦天下,韩愈没有被召回长安,而是被调到了江陵。但这时候之前的“铁哥们”刘柳却得到重用,进入权力核心了。这样“韩子稍奸黠”的韩愈就有点嘀咕了,心里觉得,新皇帝不重用我,是不是刘柳这两个小子把他们之前私底下说的一些话说漏嘴了,惹得皇帝嫌弃我了?就写了一首诗(节选)

同官尽才俊,偏善柳与刘。

或虑语言泄,传之落冤雠。

二子不宜尔,将疑断还不。

意思就是:具体情况我韩愈不晓得,但我们三个人都是才俊,为啥朝廷只重用你们两个?肯定是你们大嘴巴,把我之前愤青的话说漏嘴了啊!

韩愈这么想确实人之常情,这也只是一种嗔怪 ,有这种怀疑也没藏着掖着把误会深埋,而且敢于说出来,可见三个人的关系也都是推心置腹的。 幸亏韩愈没参加刘柳的“永贞革新”,历史上的变法、革新都是在别人利益上动土,简直都不要太惨。

不到100天,永贞革新随着皇权更迭宣布破产,刘柳从此被贬贬贬贬....柳宗元再也没回长安任职,刘禹锡也是一贬23年,韩愈去世的时候,刘禹锡都还在“野区流浪”。 在刘柳被贬后,韩愈还频繁与刘柳联系,虽然不能一起面对面“吵架”了,但书信往来很频繁。比如韩愈给柳宗元写信,说永贞革新是天意别太沮丧,柳宗元是无神论者,就“怼了”回去,他们两个这样争论,刘禹锡也来凑热闹作了《天论》三部曲,而且一上来就给柳宗元站台,说“馀之友河东解人柳子厚作《天说》以折韩退之之言,文信美矣,盖有激而云,非所以尽天人之际。故馀作《天论》以极其辩云。”意思就是,我支持我兄弟柳宗元,我也写一篇为他助威。这三个人太有爱了。

虽然政治路线韩愈和刘柳不一样,但三个人也都是惺惺相惜,801年韩愈拉开古文运动序幕,柳宗元火速加入战队,两个人掀起文坛风潮,韩柳称为潮流代表和文人偶像。

言归正传,回到主角韩愈,韩愈在监察御史任上时发表过激言论,被贬广东阳山,在那里第二年的春天他邀请朋友一起去看梨花,写下一首诗:

闻梨花发赠刘师命

韩愈

桃蹊惆怅不能过,红艳纷纷落地多。

闻道郭西千树雪,欲将君去醉如何。

韩愈作为百代文宗,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,他也是血肉之躯,也有喜怒哀乐,甚至很多时候他还憨憨得,有那么一丝丝可爱。不过作为文学大儒,他刚直感言,在长安担任高官的时候曾不惧怕生死谏迎佛骨,惹得宪宗皇帝要把他处以极刑,幸亏裴度等人求情,才得以保全,被贬潮州。

在潮州回来之后,韩愈又被任命为宣慰使,在叛军刀枪直对下深入敌营,说服叛军归降大唐,立下了不朽功绩。

此后韩愈在朝中先后任兵部侍郎、御史大夫、吏部侍郎等关键职位,因为韩愈的“不要命、敢说话”当时没人敢惹韩愈,就连当时宫中的神策军见到韩愈都避而远之,非常害怕。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年,因病请假,不久便与世长辞!

上一篇:以前学艺要求人,前几天有位现在求人要学艺,教师放大招不奏效:下跪求学生
下一篇:高考必胜,临时抱佛脚,这五招,招招都顶事